从美颜技术变迁看中日韩审美差异

当下,美颜正成为一种“刚需”,不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韩国,乃至全世界都在为美颜倾注大量心力。有调查显示:全世界平均每隔0.03秒就有一个人上传自拍,其中美颜相机每天会生产出1亿张自拍照。每个自拍者在美化照片上平均花费的时间是40分钟,甚至超过了化妆。

不过,在这个全民自拍、人人美颜的时代,不同国家对美颜产品的追求是一样的吗?再细化一点,同属于亚洲的中国、日本、韩国,它们对美颜的追求是一样的吗?正在不断开拓海外市场的杭州相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相芯科技”),通过长期调研发现,同样的美颜产品,各个国家的需求重点却并不一样。

从最简单的美白、红润,到美型、滤镜,再到美妆、贴纸,相芯科技美颜SDK的每一步进阶之路,很神奇地对应了中、日、韩的“三大秘术”——修图(PS)、整容、化妆。

中国:修图PK美颜,一如既往的追求

俗话说,一白遮白丑。自古以来,国人对变白就有着非比寻常的执着,早期的PS技术,倾向的重点也是磨皮和美白。

但PS技术因学习的门槛太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令国人望而却步。直到2011年,第一代美颜神机——卡西欧TR100诞生,人们再也不需要对着电脑修半天图,只要打开相机的极智模式,咔嚓一下,就自动生成了一张磨好皮、美好白的照片了。

这一极智模式的原理,就是人脸检测技术。人们拍完一张照片,机器就会自动检测出人脸,然后对人脸进行磨皮和美白。自此,美颜开始快速走入消费端,引发了全民的追逐浪潮。不过,因为照片不易携带,也不易传播,对于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而言,仍渴望着更便捷的变美方式。

2012年,美颜相机正式诞生。只需打开手机APP,自拍一张照片,点击“一键美颜”,人们就能分分钟获得渴望已久的磨皮和美白功能,“一白遮白丑”不再是门槛,反而成为了人们通往颜值经济时代的敲门砖,孕育出了一个巨大的美颜产品市场。

鉴于国人对美的追求永无止境,在美白、磨皮之外,红润、滤镜等新的美颜产品应运而生。而这些产品的背后,是一系列新技术的加持。相芯科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人脸检测技术可以精准识别人脸,在此技术上叠加各类效果,就延伸出了多种多样的滤镜特效;而人脸特征点定位技术可以准确定位脸部的不同部位,让美颜延伸出亮眼、美牙等新功能。

对美的追求,还激发了国人无限的想象力和创新力。自然、淡雅、粉嫩、清新等,所有滤镜随你挑;模糊磨皮、清晰磨皮、精准美肤、美白等,各种肤质任你选;瘦脸、瘦鼻、大眼、换嘴型等,不同五官随你变。

此外,在技术升级和审美演变的双重刺激下,美妆也随之而来,让不爱化妆的国人深刻体验了一把“何为懒人之光”。

韩国:整容PK美型,全民的狂欢

几年前,有一款休闲小游戏《史上最难的韩国美女连连看》曾一度火爆网络。该游戏由众多韩国美女头像组成,每个人看着都很像,可是难倒了一大批玩家。

“纵观韩剧中的美女,首先要有一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其次,还应有一个高的鼻梁,韩国人热衷高鼻梁美女多少也反映出国际化对韩国人审美观念的影响;最后,韩国人把两腮细长、上下嘴唇离鼻子和下巴都较远的脸型称之为完美脸型。”有网友精辟总结了韩国人审美的一致性:大眼睛、高鼻梁、鹅蛋脸。

(图片源自网络)

不过,即便审美标准一样,为韩式整容降低了成本,但要换一张脸所需要的时间和金钱投入,也不是普通大众能承受得起。于是,以主打美型为主的美颜产品,开始在韩国生根发芽,受到了大众,特别是女性的热切追捧。

以Beauty Camera为例,并不从2018年进入韩国市场后,就长期位列韩国APP总榜的前五位置,并多次占据榜首。细究这款相机,针对美型的可选项其实多,但其专门设置的高鼻梁、瘦鼻、大眼、瘦脸瘦身功能,却极为符合韩国人民的审美需求,摇身一变为独具韩国审美特色的美颜产品。

相芯科技相关负责人说,从美型功能本身来说,绝不仅仅局限于眼睛、鼻子、脸,还可细化到下巴、额头、嘴型等更多部位。从市场本身来说,对这些美型产品都有需求,只是不同国家的侧重点不同,需要定制不同的功能去匹配。而在这一方面,国内的技术具有明显的优势,产品也更加丰富多样。

无外乎,这几年总有“相比韩国,为何中国人不怎么爱化妆”的疑问冒出,或许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国内的美颜技术实在太高超了。

日本:化妆PK贴纸,萌才是个性

谈到化妆,日本最有发言权。无论是男是女,只要你见到日本人,就会发现,他们几乎人人都化妆,且妆容都很精致,让你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而谈到整容,日本也有发言权。要知道,虽然韩国整容成风,但要论整容技术和水平,那日本还是要甩韩国一条街的。有网友就曾精辟总结:去韩国叫“整容”,去日本那叫“换脸”。

那既然如此,是不是就意味着日本不需要美颜产品了呢?答案是否定的。一方面因为“没有最美只有更美”是人们不变的追求,另一方面也因为美颜产品早已超越美颜本身,延伸出了滤镜、美型、美妆、贴纸等定位不同、风格多样的新产品。其中,贴纸的出现,尤为贴合日本的萌文化。

(图片源自网络)

“萌”文化脱胎于日本动漫,最早是日本动漫族之间的通用语,后来“萌”的范围扩大到一切美少女和美少男的形象。日本“萌”文化与贴纸的关系,可追溯到1995年名为“Purikura”大头贴拍照机的出现。对着这个拍照机,日本人可以摆出各种萌萌哒的动作,并可随意修图,搭配各类“背景”。

这些“背景”,随着pc时代过渡到移动时代后,就演化成了各种贴纸。兔耳朵、蝴蝶结、猫咪胡子、头上长草……如今,只需打开手机镜头,就可以有无数的贴纸供君选择,并随时拍随时分享,再也不需要到处找大头贴拍照机了。更有趣的是,镜头中的贴纸还会随着脸部的运动而自然运动,让一瞬间的拍照,变成了可玩可品的游戏。

“这样的演变,得益于智能手机的升级和人脸跟踪技术的应用。”相芯科技相关负责人介绍道,相比中国和韩国,日本的审美演进与美颜技术的升级看似最不相关,但这或许从侧面印证了“世界审美正在走向多元”,而美颜产品的未来,将有更多可能。


返回列表

请您填写联系方式后获取SDK